移动版

博济医药收入异常增加遭深交所问询 七成利润来自政府补贴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2020-06-10 08:17    来源媒体:金融界

2020 年 5 月 19 日,深交所对广州博济医药(300404)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济医药”,300404.SZ)下发关于公司年报的问询函。在问询函中, 深交所要求博济医药就2019年四季度收入大增,而净利下滑、政府补助费用多达占净利七成,以及临床前自主研发收入为0等情况进行说明。

据公开资料显示,博济医药的主营业务包括临床研究服务、临床前研究服务、技术成果转化服务、其他咨询服务及临床前自主研发等。 针对公司2019年财务情况及是否高度依赖政府补助等问题,《投资者网》已以邮件形式致函公司董事长王廷春、董秘韦芳群,但尚未得到任何回应。

盈利能力下滑被深交所质询

根据公司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 博济医药2019年总营收为2.24亿元,较2018年的1.72亿元同比增长约30.24%;同期,归母净利润为659万元,同比下滑10.91%。值得注意的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约8.6万元,相较于2018年同期的2706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9.68%。对此,公司在报告中仅简单解释为,主要系本期支付的成本费用增加所致。

事实上,从每个季度来看,博济医药2019年前三个季度都保持稳定增长,但第四季度却出现大幅下滑。根据公司财报,其Q1、Q2、Q3及Q4的营收分别为3630.36万元、5701.26万元、4878.63万元和8196.2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38.43万元、156.07万元、265.82万元和98.94万元。

但令人不解的是,公司第四季度的营收远远高于前三个季度的平均值,但净利润却出现大幅的环比下滑。针对深交所对这一现象的问询,公司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报告期内,新药研发市场终端需求有所增长,公司收入整体保持增长、毛利率变化不大、销售模式未发生变化、收入确认政策未发生变化,第四季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环比下滑的原因主要,系股权激励摊销增加、研发费用投入增加及年末计提跌价准备引起资产减值损失增加等所致。

同时,博济医药也进一步披露,其第四季度营业收入结构。首先,临床研究服务占总营收61.74%,为公司带来5060万元收入,成为贡献最大的业务板块。其次,则是公司的其他咨询服务,占营收比重19.65%。若从2019年全年公司的营收结构来看,博济医药的营收结构在2019年发生了一些变化。2019年内,公司的临床研究服务占总营收70.19%,该比重在2018年同期为61.40%,该业务板块为公司带来的营收同比增加48.88%。相应的,临床前自主研发一板块从2018年的800万元骤降到2019年的零元,该业务在2018年占总营收的4.65%。

这一现象也引起深交所对博济医药的问询。对此,博济医药解释,主要是由于临床前自主研发的成果技术难度和创新程度有所区别,为非标准化的技术产品;公司目前每年成功完成的临床前自主研发项目的技术难度和数量不同,所以收入各年有所波动。截至 2019 年末,公司没有存量合同未执行。

然而,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收2081.9万,同比下降42.7%;归母净利润为-586.3万,去年同期为138.4万元,归母净利润转盈为亏;毛利率为36.4%,同比降低5.0%,净利率为-27.4%,同比降低29.3%。这意味着该公司业绩增长的稳定性有待提高,未来增长空间值得探索。

去年净利润七成是政府补助

此外,在2019年财报中,博济医药的另一项财务指标同样引起深交所问询,以及投资者的关注。

也就是说,2019年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462.19万元,占净利润659.26万元的70.11%。对此,深交所要求补充披露政府补助的详细情况,近三年政府补助占净利润的比重等情况。

在政府补助问题上,博济医药表示,其所在细分行业没有定向可持续性的政府补助,近年来所获得的政府补助主要为公司研发平台及研发项目专项经费。

8、图2.png

由上图可见,自2017年至2019年,博济医药从政府得到的补助金额呈现不断上涨的趋势,且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也同步增长。

除此之外,应收账款也是衡量一家企业的运营效率的重要指标之一。据博济医药2019年报显示,2017至2019 年末,其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9909.87 万元、1.11亿元和 1.12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17.24%、18.28%和 18.79%。截至 2019 年末,账龄一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占比 55.23%,坏账准备余额占应收账款余额(简称“坏账率”)为34.36%。2019 年对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 961.66 万元,占到营业利润1233万元的 78%。

从数据来看,近两年,博济医药应收账款呈持续走高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公司现金流情况及运营压力。针对应收账款近两年维持高位的原因,博济医药称,公司主要为客户提供新药的临床前研究和临床研究阶段研发外包服务。新药研发的项目执行周期较长,执行过程中间国家政策屡有更新;由于“722”政策的影响,客户对项目会重新评估,导致“722”政策前未履行完毕的项目合同执行期与结算周期延长。

“722”政策引发应收账款不断走高

对此,博济医药称,“722”政策之前签订合同,应收账款占比 40.66%,其中三年以上应收账款 76.53%;该政策之后签订业务合同,应收账款占比 59.29%,大部分应收账款账龄在一年以内,其中账龄三年以上仅为 0.59%。由此可见,存量业务合同的执行期与结算周期较长,为近两年应收账款持续维持高位的主要原因,具有合理性。

“722”政策指的是,2015年7月22日,原国家食药总局发布2015年第117号公告,要求已提交注册申请的1622个项目进行自查,发现存在问题可以申请撤回。未撤回的将开展飞行检查,一旦查出问题,“3年内不受理其申请”、“吊销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资格”、“列入黑名单”。

尽管上述政策对药企研发项目的执行期,以及结算周期都带来一定的延迟影响,但出于对经营风险的考虑,医药公司都应该更注重项目的回款时间、催款程序以及对其他费用支出的合理调整,以维持公司具备稳定的现金流及稳健的财务增长。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